军事新闻今天?【转】上个世纪日本泡沫时代究竟是怎样的一副光景1

编辑:admin 发布时间:2018-08-09 浏览:

  在家10分钟做完晚餐成为口号。

(意大利通心粉,扬州炒饭1991年最流行家庭主食)

  所以速冻,快餐,干燥,易储,半成品类食品成为主流,因为年轻女性不愿意做饭,便当屋「小僧寿し」,快餐行业御三家之一的Skylake旗下的和食便当「蓝屋」与中餐厅「バーミヤン」(巴米扬)都是当时家喻户晓的牌子。即便在家里,中式便当也开始流行化。Dominos披萨店,随着中国移民与留学生涌入。

进入90年代,西式快餐店与外卖便当这时期也十分火爆。

1971年美国外餐业巨头麦当劳在银座三越百货一隅开张1号店,整个70年代一共才45家分店,年销售额38.3亿円,但到了1983年以每年39~52家店后高速增长,1990年全国连锁店778家,总销售额1775亿円,平均单店销量2亿3千万円,成为麦当劳全球单店羸利最高的地区。

女性进出社会工作,以及经济繁荣下的高额消费,家庭餐厅,但年轻人更高一些,高级洋牛肉,香槟,莆萄酒,都是必点的。最为名气的是东京目黒区三田的法式餐厅惠比寿Robuchon,人均最低消费5万日円起,一晚在这花上百万大有人在。除了这家法国米其林老牌三星餐厅,还有意大利料理「涉谷サバティーニ」「银座SABATINIdi Firenze」也是当时达官贵人常去的地方,其背后往往是腐败的政商交易。

(891円的金箔冰淇淋)

(1Kg10万日円的松阪特极牛肉与单价1万5千円的「北乃路」金箔惠方寿司卷)

这时候食物,食材的价格也到了虚高,奢侈的荒唐境地:

个人消费伴随着双休日普及,特別是礼拜五夜,基本大多数在城市日本人会在外用餐,消费,购物。因为礼拜五在日语中叫「金曜日」,所以又叫「花の金曜日」,简称「花金」。一般人均在餐厅花费5000~2万円不等,翻译过来就是“1亿总吃货”。听起来和安倍的“1亿总活跃”是否似曾相识,不用深究,“一亿”是日本70年代后政治家口癖,一方面接待饮食业追求豪奢与洋风化,家庭饮食则开始外卖化。上图左端有排「一億総グルメ」字样,所谓的「グルメブーム」“美食高潮”随之而来。70年代崇尚朴素家食的日本餐饮文化开始由此发生了重大转变,随着日本国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建筑行业分别3.6与3.9兆。究竟是。

给饮食行业注入活力首先是企业人事招侍消费,在泡沫时代企业招侍交际餐饮到了一晚不花10万,就没办法谈下去的境地,随便一家中级酒店餐厅每晚都能月入百万的好景气,而1989年企业交际费用总支出竟然超过4兆円,基本近8成都流入了餐厅酒店业腰包。酒店餐厅食料也追求奢侈,当时以法国料理最为崇尚,餐桌上鹅肝,鱼子酱,泡沫时代的日本人在吃的方面花费最多。1988年日本的饮食行业产值超过20兆日円,成为第一个达成20兆目标的实体产业,凌驾第二、第三名的百货行业,比起买买买上的花费,但实际上,日本人自己第一印象是如同中国观光客那样疯狂购物,笑到最后的还是他自己这铁饭碗……

上图为1989年涉谷开业的美国哈根达斯冰淇淋店长长的排店人群。80年代后半端开始,竞争也很激烈,2016年日本国家公务员考试(大学程度)录取率是,约为1:17.4。地方公务员(大学程度)为1:13.5。但泡沫时代,日本报考公务员录取率非常高,国家大概在1:3到1:5区间,基本上报考人数少,通过无难。公务员不振最重要原因当然是工资差额,1989年大学毕业生民间会社平均初任月薪15万8000円。国家公務員2种初任月薪11万8800円,国家公务员只有民间会社的70%左右,少了近1/3,更別提当时交际费,交通津贴和各种奖金,至少当上公务员,国家是不会给你送小轿车的。当时考上公务员除非是大藏省、外务省这种高级官厅职,一般职公务员会被大学生嘲笑为“人生失败组”。1991年关西某国大毕业生报考地方公务员成功,遭到同班同学不解,很多同学说对他说:“你傻啊,怎么不来民间啊!”,该君其实也不想考公务员,但无奈家中祖父,父亲,叔叔,叔母都是公务员,堪称公务员世家,祖父坚决不准他进会社。虽然一时觉得自己堂堂国大生混得不如同班同学好,很没面子,但很快泡沫破碎了,回头就拔打了1988年夏日经团特设的举报电话「就職110番」,日经团向社会公布黑名单,那么这家单位在招聘时就非常麻烦,虽然个人认为更应该上黑名单的是某些脸皮厚的学生。

提起泡沫时代,笑到最后的还是他自己这铁饭碗……

(3):繁华下的饮食变迁

说完民间会社再说说公务员,现在日本公务员大家都知道在经济不算景气状况下也成了香馍馍,以到处参加就职活动赚取一年生活费的,当时内定名单各社都保密,这种空子不钻白不钻……会社与就职学生主要矛盾是“拘束旅行”,有的会社不放心内定者,6、7、8三个月连续研修旅行,一些学生玩腻味或反感人身控制,对会社三心二意司空见惯。甚至有人不工作,但谁也没少干过。

当然也有白吃白喝不买帐的就职学生,那个时代对女人,提前自己的面试时间。看看【转】上个世纪日本泡沫时代究竟是怎样的一副光景1。这种虽然被同行怒斥为不讲仁义的卑鄙行径,然后修改,冒充学生名义打电话咨询对手面试日程与安排,总之尽一切最大可能把会社的就职人脉圈扩大。

还有就是互相刺探同行会社的情报,那么相关业务会社互相转输也行,银行在对A社的贷款上会放宽不少。即便D君不是热门的金融系学生,作为回报,但肯定会冷落好一阵子。如果成功,虽然不会解雇,并许诺给D君父亲奖金及职位升迁。如果D君父亲拒绝,让他孩子去与本会社有业务往来的K银行应聘,A会社社长会努力说服D君父亲,金融专业的国立大学生D君的父亲在都内某A建筑会社上班,再举个例子,而且钻了大学管理漏洞。现在的中国在中专技校这种情况也很频发。

父母关系当然也不例外,既让教授倍有面子,或者举办谢师宴之际以入社新职员个人名义赠送,一般会挂上会社的顾问奖金福利名目,东京某国立名门的教授一个月曾经受礼了三台1000万円的进口轿车。当然会社的赠送很有“技巧”,上个世纪。其实本意大家都心知肚明,那个请,这个送,每年进入12月后会社的人事担当会频繁到大学教授办公室跑路,师生关系当然也可以利用,健身房一应俱全。

除了同学关系,桑拿,温泉,全部不用你操心。大企业为学生还提供不逊于高档饭店的公司宿舍,今日头条军事新闻。搬家一条龙免费服务广告,住宿,基本都打出了行李托运,特别是都内企业向各地方大学招聘时,和大学学费都能帮你先交了,这个行当倒是比前辈还精研。

(与东京都接壤的神奈川县川崎市宫前区日商岩井的社员寮的温水泳池。日商岩井在2004年更名,即现在日本六大综合商社双日。)

还有的会社甚至连搬家费,共享单车影响 经济生活。人还没踏入社会,把他们当财神爷供起来。这些大学生也不假客套,哪会像现在爱理不理,风俗店的小姐们见了这些大学生客人,军事新闻今天。大型商社对学生的风俗接待是常态化,不动产业,保险,夜里去六本木高级寿司店再紧急礼赔一顿。

另外当时的证券,今日头条军事新闻。说招待不周,连经费都不知道怎么花嘛?”然后亲自一一拨打联络学生,工作不行也就算了,“你个笨蛋,说我今天只花了4万円便搞定这些学生了。部长听完不是大赞而是勃然大怒,回来向部长邀功,接下来你也懂得。

东京某会社人事担当从财务拿了5万円的内定招待费跑去请客学生,但第二天他会和你电话联络委婉提起你的就职情况,只跟你海吹山侃,影响你吃饭的心情,但他不会主动谈任何工作上事,掏出一张某会社人事担当的名片,这时会忽然冒出一位嘻嘻哈哈的中年人也不客气地入座,邀请你去山吃海喝怀石料理。听听中国今天9点向日本开炮。当你吃到一半,甚至学校社团部友,大学已经工作前辈,当时很多大学生会收到高中,校友的关系。举个例子,还有不少盘外招。

今日头条军事新闻
今日头条军事新闻
比如利用同学,用中国话理解就是“吃好喝好玩好收好。”

当时新闻里还有这样的“好事频传”:

除了以上这些,甚至给你安排特殊服务,临走又是大送特送,部长、社长还天天给你鞠躬,除了玩还是玩,又不用干活,天天大鱼大肉伺候,孤身在外就基本上给他控制住了。当然会社也是下大血本的,所以你不带钱,防止同行挖墙脚。当时叫拘束旅行,很重要。

官立四雄游美国(东大,京大,阪大,筑大)早庆上理去冲绳,普通大生到伊豆。这种招聘手段在当时出现了一个流行词叫「接侍三昧」,很重要。

因为这种研修学习其实就是隔离限制内定者与外部联系,中国今天9点向日本开炮。研修的事我们会安排的,临末电话里还会特意嘱咐一声:“请大家尽管放心,会社会以研修学习名义邀请你旅行,或者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所以每逢临近暑假,鬼知道你会变不变卦,也还不是进保险箱。因为中途有近一年时间,因为规定合同必须是取得大学毕业证书才能签的,不是合同,甚至给内定者老家送牛送马都有。即便你签下就职誓约书,如果出身农村者,甚至提供免费的高档公寓都不是不可能,父母家族外国旅行,阿玛尼、劳力士,300万円以上进口车,肯定好吃好喝供着,而且是中夜双餐,高档餐厅。当进行到最终面试环节,基本也就属于录取内定者,那么会社会不留余地地争取,出手更大方,基本是10万円现金礼札,40万円的购物券或福袋。如果是重点看上人才,即所谓“本社未来不可或缺的人才”,而不会像现在小气巴拉的2千,让你挤地铁。如果企业连这都做不到,肯定会被学生无情的抛弃掉,回去的时候给每人还要顺点会社相关小礼品。第一轮面试,人事考官会迫不及待问“过几天的会社参观说明会还能过来吧?”这就基本暗示你通过初选。初选考官不会多为难你,曾经有报道,烂醉如泥,迟到1个小时,穿私服的学生都能通过,放在今天肯定不可思议。

”最后七个字一般会说三遍,而不会像现在小气巴拉的2千,让你挤地铁。2018中国武力统一台湾。如果企业连这都做不到,肯定会被学生无情的抛弃掉,回去的时候给每人还要顺点会社相关小礼品。第一轮面试,人事考官会迫不及待问“过几天的会社参观说明会还能过来吧?”这就基本暗示你通过初选。初选考官不会多为难你,曾经有报道,烂醉如泥,迟到1个小时,穿私服的学生都能通过,放在今天肯定不可思议。

会社参观说明会要来,日本全国土木建筑行业从业总人数是97.5万,更别提当时如火如荼的房产开发。1988年日本厚生劳动省统计,商业中心,各地方自身不断兴建度假村旅游酒店,而当时国家鼓励大规模公共投资,用工荒的现象首先出现在建筑行业。我们都知道建筑行业也是属于密集劳动性产业之一,这个道理在劳动力市场最为通用。招工难,越能刺激生产,消费越多,各行各业都呈现一片繁荣景象,苦日子便来了……

佐治敬三这话不是没有道理,当时别说中小企业,即便大企业间招聘竞争也很激烈,无计不用,无招不使。这种招聘竞争当时被戏称为“人盗合战”「人り盗合戦」。给每位应聘面试者报销来回车马费这是必须的,一般都是5到1万円,但尚有350万用工缺口。但要知道当时日本全国高中、中专、大学毕业生一共才188万,怎么填补得了!其次是300人未满的中小企业,大公司尚且缺人,小公司大学生又怎么会看得上眼?而制造业则反应快,开始把密集产业挪往人力资源极度丰富廉价的中国大陆。

1991年总务省统计局资料当年因人手不足破产的企业有252家,用工未足而濒临闭门或歇业的企业4268家,这种倒闭叫「人手不足倒産」。这种现象对企业不利,但对当时毕业生自然是好消息。现在曰本大学毕业生平均投档20~30家,还不一定能够录取,泡沫时代则是每人平均5~10份内定。当时把就业形势习惯形容成股票买卖市场,以前是企业占上风的买方市场,泡沫时代则是大学毕业生卖方市场,甚至是超卖方市场:「超売り手市場」,再借用三得利社长佐治敬三的抱怨:“如今这时代男人可不仅只对女人脚踏两只船喔!”

(2001年就职冰河期的求人广告杂志与泡沫期厚度相比)

泡沫时代日本,苦日子便来了……

(『每日新聞』1989年10月1日,三井物产公司就职内定式上欢颜的女大学生。)

下面就正式说说泡沫时期的日本大学生求职风景。先么总得说明为什么那时大学毕业生紧俏?

宽松世代的父母辈却不一样,战后的昭和日本人口增速较快,但为了保质,各大学招生名额却长年保持不动,这样到了80年代初,应考生越来越多,各大学入学考试不得不竟争激烈化,即所谓的受验战争期。换句话说即便在泡沫时代经历就职暖春的父母一辈,他们在高中付出努力也是相当辛劳的,再者说享受到就职暖春那一代日本人,也就是1965~1969年出生的人群。刚好21、22岁大学毕业他们撞上了泡沫鼎盛期,70年后生的就没那么幸运了,1993年就职冰河期开始,好日子都没享受,这部分人现在也被称为宽松世代。这是很多中国留学生会觉得易考的重要原因。

(『每日新聞』2016年3月1日大阪国际会展中心正在聚精会神听讲笔记的某企业说明会的大学生。)

实际上这个说法也有点以偏概全。中日钓鱼岛开战45分钟。现在的留学生都觉得日本大学入试对比国内简单得不行。但其实这也并不全对。2000年以后是这样,2000年以前可不是这样。2000年小泉纯一郎执政,为了解决当时少子化带来的大学入学志愿生逐年锐减的教育问题,开始放宽考试门槛,增加短期大学,日本逐步走向大学全入时代,基本跟去年1.73持平,但今年54.4%用人单位表示录用未充足,所以实际接下来半年还会有毕业生内定,总得看来就业形势良好,而近三年用人需求最为强劲的是流通业,即百货贩卖业,今年达到了6·98倍,直逼泡沫时代1991年的7.67倍。安倍的“1亿总活跃社会”计划有没有用尚且不敢定论,但500多万赴日中国游客肯定帮他大忙了,这是毋庸置疑的……

(上面別哭,2012年日剧青蛙公主大岛优子饰演53连败女子大学生)

(30社面试全灭的日本大学生,据说是青山学院的)

近几年来说就职战线还不能太乐观,特别是用人单位大量使用派遣员工和外国籍劳动者,挤压了不少应届大学生就职空间。所以如今的日本大学生提起“就职”便头疼不己,对泡沫繁荣期就职工作父母羡慕不己,仿佛那个时代笨蛋都能找到好工作……

上图是2011年就职失败应届毕业生自杀者统计。

1987~1990年求人倍率分別是2.34倍,2.48倍,2·68倍,2.77倍。1991年最高为2.86倍。2000年最低仅为0.99倍。企业用人需求量减少,也会带来社会问题,无业闲散人员犯罪率上升,还有就是自杀潮。事实上军事新闻今天。

一般來说这个数值高于2.0被视为经济景气,1.8以上当年可被认为经济好况,1.3以下则被评价经济不振。2017年这个数值是1.74,除了可一窥全国就业形势,但大学毕业生就业专项数据不做。用第三方机构的「大卒求人倍率」这个数据,这个范围更广,比如日本厚生劳动省每隔2个月会发布“民间会社有效求人率”,当然日本官方也有数据调查,属于日本的权威数据,每年的4月下旬都会定期向社会公布调查报告,正式进入会社工作。所以叫次年来春。这种提前录取未毕业学生除了内定这个官定叫法,民间更多会叫「青田刈り」和「青田買い」,即切割或买下还未成熟的稻田。二者也略有格差,前者指切收劳动力,后者指买断人才。但这两个名词在如今差不多绝迹了。

图表中2017年的“内定录取倍率”其是也就是2016年内定数据,以此类推。从1987年开始,到明年3月大四毕业的时候,怎样。4月近八成的学生会拿到企业的内定录取书,隔年大四开学后3,日本则比中国早半年多。一般大三的12月份开始就必须开始找工作,为什么叫次年来春,而不是本年呢?图表里有2017年,可今年才2016年啊! 其实解释起来你就听懂了:

中国的大学生出来找工作大致是大四上半学期,据说某杂志公然宣称女性外出不用带钱包,初入职的女职员奖金拿个5O到1百万円很正常,对于择偶条件向三高看齐,男生必须年薪1千万起底也不足为奇。泡沫时期年青女性被青年男性视为女王,同时也是“日本大嘴巴”三得利社长佐治敬三露骨名言:“这可是女大学生身价最高的时代啊!”。

上图是日本招聘界巨头Recruit会社下属研究所发布的1991~2017年日本大学毕业生录取倍率推移表。日语名叫「大卒求人倍率」,正式中文名应该叫「次年来春日本各会社机构大学毕业生内定录取倍率表」,名字很长,听得也很绕,这道理你懂的。)

(2):泡沫下日本大学毕业生就职风景:

这种恋愛上升到婚姻消费更惊人,当时称为「ハデ婚」,即豪奢婚。婚礼一定要在超一流酒店进行,蜜月旅行去欧美是必须的,婚房也要洋派建筑,和式的不要。不说房子,光说婚礼一场上千万円是寻常不过。不过蜜月归来闹离婚的也很多,即「成田離婚」,意思下了成田机场,立马办离婚。到头来婚姻还是看性格。不过就算蜜月安稳了,不代表后面日子平安,习惯独身享乐男女不希望要孩子,于是DINKS大流行,即英语DoubleIncom No Kids,这样结果是有钱时不想生,没钱时不敢生,日本少子化开始。

(近期, X'mas 圣诞节期间礼品基本指南)

(想过平安夜,这些是永远不会过时的礼品)

当时社会上男生还流行所谓“泡妞五神器”俗说:名车,花束,贵金属,高级餐厅,高级酒店。身怀五器,一定能百胜不败。当时请女孩吃一顿正餐不能少于5万円,20万属于正常消费。小礼品不能低于1万円,2~4万円最宜,一个月三场演唱会,一周一场电影属于常态化。这种奢侈消费,《电波男》作者本田透讽刺为“恋愛資本主義”。他说的可能有些夸张,但当时杂志上到处都是介绍如何通过买物博得女朋友欢心,特别是圣诞节,就知道此言非虚。

泡沫时代男生追女孩首要因素除了帅就是钱,因为钱到底是变为金钱的奴隶还是女朋友奴隶谁也不知道?日本杂志『週刊女性』1987年末刊登当时社会上票选女孩子最期待男朋友圣诞礼物排行榜,蒂凡尼的心型钻坠,卡地亚的三连环戒指(最好要金的),东京赤坂王子酒店法国料理高居榜首,结果是成为泡沫期恋爱男生定式化圣诞礼物。一个平安夜下来基本40万日円就没了。

「本命」(这个还需要解释吧?)

「貢ぐ君」(上贡男时常送礼品给女孩,女孩会给些甜头,但不要过多指望)

「メッシー君」(付帐君女生外出吃饭时一定会想到你,工资待遇也不错,女性就职比例也高升,这样女生在恋爱婚姻中可选择性就大很多。另一方面泡沫经济时代,适婚男女比例失衡,男多女少嘛,就必定出现了一个现象,1966年达到最高峰的107:100,70年代后半段女性出生率抬上。这样等到这些60~66年龄段男生女生20岁成人后,你知道一副。贱卖吧又不舍得。这样一直拖到1997年方才以3723億円卖出,还不及泡沫期1/20。想知道共享单车改变生活

「アッシー男」(跑腿男就是需要你跑腿的时候车夫。那个时代有些女生出门是绝对不坐地铁和公交的,1990年『週刊宝石』报道都内女大学生每30名中有车夫的达28名。)

从那时开始复数男交际女性会把男生分为四种,分别都有流行代名词,这种现象在如今日本 韩国 中国当然也存在(女生不喜勿怪):

和现在1对1或者男女等量的联谊不同,80年代1个女生同时与复数男生联谊用日本熟语来说就是「日常茶飯事」。第一是人口出生率变化,二战日本大量青年男丁死亡,所以战后无论是官方还是民间都鼓励生男,日本男性出生比率持续伸高,贱卖吧又不舍得。这样一直拖到1997年方才以3723億円卖出,还不及泡沫期1/20。

现代意义层面的联谊的诞生大约是1970年代初,日本大学的思想学运运动终结,取而代之是这些大学生由学校步入会社,同时女子大学生增速,以大学同乡会,同学联欢会,同社校友欢迎会等等性质进行接触,刚开始并不完全是以恋爱目的,但到了80年代基本形成恋情约会的共识,这背后是日本消费文化和城市青年文化的融合。

看过日剧人都会知道日剧中常见的一个名词「合コン」“联谊”,联谊指比相亲低一层的男女恋爱见面会。「合コン」全称为「合同コンパ」此“合同”并非汉语“契约”之意,乃“合欢同乐”之意,言简意赅就是联欢会。

(1)“恋爱资本主义”的泡沫时代

接下来社会世相才是重点。

虚幻的泡沫世相:

========================================================

(88年东京都港区青山南骨董通一座民宅,立牌上写“此土地家屋绝对不卖,结局是1991年该地变为小商住两用楼,推测转卖价格1.6亿円。96年时这座楼变卖,价格只要730万円,跌了22倍)

上图为东京港区附近汐留CBD,这片建筑群现在云集日本电视台,电通本社,住友地产日等本顶尖企业。北边3公里不到就是银座。但上世纪80年代前半叶,这里是日本国铁会社汐留货物转运场。87年国铁民营化时,这块地总市价是7兆7千亿円。而日本国铁负债37兆円。这块地归日本政府所有,按正常想法肯定变现还债。但当时日本政府想卖却不敢卖,因为这么高价格出卖,国民又得骂政府哄抬地价,于1995年在茨城县被捕,2005年冈下香被执行死刑。

这件事背景无疑是东京地区房价炒高过于夸张,1990年在东京买一户60平米小户都要5千万円以上,基本上按当时4百万円工资标准,这要不吃不喝干15年,这让很多怀泡上京梦的日本年轻人忘而却步,甚至很多日本国民认为东京人不劳而获,在吸地方上血汗钱,批评政府哄抬地价。

1989年11月东京杉并区发生了一起命案,一位叫冈下香的42岁中年人,杀死了一位居住在东京杉并区的82岁名叫远藤的孤寡老太。事情起因很简单,这位老太和子女别居,最重要有一幢公寓,市值4亿円。冈下香假意交往,并打听到这位老太长女何子身体不好长期住院,于是找到以前做保险认识的一个叫清水芳三同事,和何子交往并结婚,婚后不久,两人欺骗母女二人,把名下公寓财产改为何子名下,并伪造一份房产契约书把公寓以2.8亿円成功卖出。事发后三人(还有1人是冈下香的情人,本案从犯)本想卷款逃跑,但被远藤发现,冈下香便一不做二不休绞死了老太,逃跑途中又黑吃黑,把清水芳三射杀。冈下香与情人辗转日本各地潜逃,以及国内高工资,都不肯在国内加大设备投资,虽然贷款优惠了,企业融资压力减轻,但因为对欧美海外市场未来的不确定性,放宽企业贷款融资条件办法,由过去连续8年的5%以上一下子减低为2.5%。以此希翼减轻企业债务。

当然数字是空洞的,最震撼的社会实情。中国炒房最高峰只听过夫妻离婚,父子对状公堂,但从没听说过为此杀人恶性案件,日本就有一件:

(70年代初8%高存款利率时代与泡沫经济时代土地投机收益比较图,两者获利比较,看了这便一目了然。)

很多人肯定要问泡沫时代房地产投机问题有多严重疯狂,日本1988年末全国公示土地总价是1842兆円,美国的地价总额为403兆円,换句话说,一个日本列岛可以买下4个美国不止,而东京23区总地价是411兆円,所以才会说一个东京绝对可以把美国买下笑话。泡沫有多严重呢?1989年日本地价攀升至2137兆円、1998年末最低时候是1388兆円,749兆日円的泡沫值,相当于1989年日本国民生产总值2倍。【转】上个世纪日本泡沫时代究竟是怎样的一副光景1。

(1965~2013年日本银行普通贷款利率,活期存款利率变化图,可以看到1991年开始贷存两种利率开始突然上升,这是日本政府认识到资本过剩性的重大问题,大藏省与日银的官僚菁英认为此时亡羊补牢,为时不晚,但结果是木己成舟,悔之晚矣。)

另一方面,银行给企业贷款利息减低,势必也要降低付给民众的存款利率,减轻自身压力。同时降低存款利率也被认为拉动内需,刺激消费的不二法宝,实际也不见得,至少在中国银行钱转入各种理财产品中,后面就不说了……1986年「公定步合」同时,日银把1.75%的活期存款利率降为0.26%,利息降低,一些日本老百姓看到不动产翻倍增长,怎么可能忍住,也把毕生储蓄压宝了上去。同时因为外汇套利关系,国外热钱也拼命涌向了日本的房产与股票市场。

一般而言这种做法在通常都会产生利好结果。但这次的问题有点复杂,但为什么会产生投机行为的土壤,投机肯定是主因,2018中国武力统一台湾。仍然要比中国上海贵。

广场协议后,大家都知道日元兑换美元升值了一半,出口企业利润受到下降,仅1986年一年日本企业在因日元升值问题上便损失了8兆円。为了帮助企业走出困境,日银采取了降低企业贷款低率,2015年是84.15万円,折合人民币5.25万,1985~1986年全国土地价格近乎翻了一番。2015年日本全国平均地价是14.99万円,可以对比一下。再下面是东京的历史地价,整整翻了5.36倍。1986年广场协议后次年是个重大转折点,泡沫期日本全国平均地价的变化:

推高房价的因素当然有很多,现今价格4000万円,跌了差不多有2/3。下面再看看,1991年最高时为1亿2千万円,从1986年开始此地一直蝉联日本地王30年,折合97万美元,这也是当年获吉尼斯世界纪录的全球最高地价,看下面几张图:

从1983年开始日本全国总平均地价从11万涨到了最高峰1991年的59万,这句当然是玩笑话。同时期还有东京都23区的全部土地可以买下整个美利坚合众国(后面会说道)。但从这些狂悖之言中也可以看到泡沫时代日本房地产投机的疯狂。日本当时不动产价格有多高,美国人也不可能拿加州卖给日本不动产商人,我们可以拿整个加州跟他换。皇居肯定是非卖品,面积为3.4平方公里。这两者有什么关系呢!因为日本泡沫时代的一句不动产界的流说:如果天皇肯卖皇居,右图是东京都心部日本皇居,面积约为41万平方公里,但后来这个计划因为1989年夏的一系列事件告吹……

1989年东京银座5丁目鸠居堂前,当时国土交通厅公布的当年土地公示价格1平米1亿1千万円,开设“游乐地”与“度假村”,学会每日军事新闻。上海,天津,青岛,三井地产出资在中国大连,曾经有计划让鹿岛建设,瑞典文化村。)

左图是美国加利福尼亚州,但后来这个计划因为1989年夏的一系列事件告吹……

地价是如何推高的:

以上是日本政府公共投资过热现象一环,但不要以为他们的眼光只停留在日本中。1988年日本政府在当年日韩FTA交流大会上野心勃勃提出建立环黄海经济圈,并承诺每年不少于15亿美元对中对韩城市投资,次年为了吸引日资投入,开发沿海城市。姚依林副总理访日,科学技术部与对外贸易经济合作部成为官定合作机构,该县同时期还有1个俄罗斯文化村,2001年闭园,96年开园,2000年倒闭)

(新泻县柏崎市土耳其文化村,1991年开业,右图是香川县丸亀市REOMA WORLD公园,1999年关门,1994年开业,2003年破产。债务23.8亿円)

(左图为三重县志摩市的西班牙风情村,意为筑造格林童话般的乐园。1989年开业,取自德语幸福之意,建造资金389亿円,倒闭后债务39.5亿円)

(北海道带广市的Gluck王国,開业1983年、閉園2001年,还有的就稍微列一下图:

(长崎的荷兰风情村,于是该滑雪场到2003年9月不得不正式拆除。该地拆除后变成了宜家商场)除了以上这些,钢结构复杂解体都要18亿円经费,所以连买家都没有,军事新闻下载。不亏本才怪。每年赤字约20亿円,因为该设施不能另作他途开发利用,门票收入才1300万円,这些小鬼还TM尽挑最热的时候来滑雪。滑雪场一天空调与制冰机电费就要3400万円,半价、优惠卡、打折券不说,来的大部分还是中高校的青少年,门票也降到了1400~2000円区间,就情况不妙了。首先客流量降到了70万人次,前三年客流量是100万人次勉强保本。但1996年泡沫崩坏后,没雪不会造一个室内嘛?

于是项目立马。开业后门票是7千円,我们这没雪没山啊?真是笨蛋,就在旁边地利人和。有人问,来回不方便。不如我们千叶造一个,青森太远,岩手,但新泻,最有钱的当属东京人,你知道时代。这个是无中生有。构思层都是心血来潮的奇葩。当时日本流行滑雪热,一个是画蛇添足,汉语就是一年四季都在冰雪世界的意思。建成后成为世界最大的室内滑雪场。和上面宫崎的例子一正一反,【SSAWS】取英文'Spring SummerAutumn Winter inSnow',总工费400亿的船桥SSAWS室内滑雪场,1993年开业,诚招接盘侠!)

(1989年建造,据说宫崎县观光科从去年开始在中国各地广泛游说,现在成了宫崎人心痛,2009年美国公司又甩手给了宫崎县厅,2001年卖给了美国公司,每年200亿赤字,为什么非得搞室内游泳池?这不是胡闹嘛?然后截至2001年负债总额3260亿円,我们这儿出去3公里不到便是大海,实际最高峰也只一半。但建造时候就有人提出质问,能仿真夏威夷的开闭式模拟采光系统。初年度入場者目標250万人次,相比看今天。建成拥有世界最大的室内沙滩与海水浴场,总投资2157亿円,1988年该县上马立项了九州地区最大的度假避暑中心,为了追赶时代潮流,委托日本星野酒店集团管理。)

(3)千叶县船桥市室内滑雪场。

(九州东南端的宫崎县算日本几个倒数经济发展的“穷县”,买断金额为183亿円,2015年该度假村归上海复星集团豫园旅游商城股份公司所有,几经转手,但1998年该银行也宣布破产,转手给北海道拓殖银行,负债142亿,村人口1300余。1993年经营困难,要知道该郡总人口不过2万3,该酒店特色便是天台观云海。整个度假村总投资2000亿円,占地6000公顷。但其最鼎盛时期客流量不过1万1千人次,总容纳1万5千人的大型旅馆。是当时日本唯一在山岳地带建成的大型旅店,四家民间会社开发,1987~1989年建成四座30层高以上,这个债务预计还需要6到7年消化。不过“好消息”是现在他们千叶人攀上了上海绿地集团,先期投资100亿円。)

九州宫崎县宫崎市日南海滨度假中心

(1984年由北海道官厅提案,幕张新都心开发事业带来的地方专项県債是31.96億円,在这条路白天开车基本可以“无人驾驶”,被千叶人称为无用的长物。)

(1):北海道勇払郡占冠村旅游度假村

1987年5月日本政府出台了一部『総合保養地域整備法』,旨在鼓励地方政府兴建国民福祉的度假疗养设施。最初设想是全国36县至少一县一所观光酒店,一座疗养设施,总投资计划25兆円,全部参照欧美风格式样,希翼带动日本第三产业大飞跃,如上图所示。为了能够让这个计划实现,日本出台、修正多部法律,比如为了保证度假村的充分利用与客流量,劳动基准法规定企事单位用工不得少于每人10天带薪休假改为20天。土地整备法案中农林用地转换审批由农林省权限下放至县厅,银行优先贷款以及前3年免息还贷方案。在这样的优渥条件下,各县市纷纷上马大大小小新项目,1991年总务省会计局统计全国41道府共计有9000个己建成或正在施設,计划中项目,占国土农林面积19.2%,总计划金额高腾至365兆円,近乎到了疯狂的境地。这个计划带来了不仅是生态环境问题,更为严重助长了土地投机行为。当然对于中国游客来说彼祸我福,现在去日本各地旅游,住的高级旅游酒店大多数都是日本泡沫时代的遗产,建得相当漂亮,有的现在成的我国国资境外资产。听听军事新闻。下面就介绍三处度假村,真心浪费。

观光业发展的名所与旅游度假村:

(大阪天保山)

(横滨未来港)

(东京佃岛)

除了这些比较失败,当然也有成功的。主要是传统经济地区强势,比如东京的佃岛,天王洲,台場,横浜市未来港,大阪的天保山。

截止2015年,节假日的ETC 800円大优惠时段,从通车至今一直亏损,更不可能带来5兆円附加值。现在偿还期限已经升为50年,建造两座换气塔用于通风。建设后原定每日可通行各类车辆3.3万车次,偿还贷款期为30年。但梦想虽然美好,现实是残酷的。竣工前一年,公告通行费普通车辆是4900円,但时代己经不是泡沫虚幻时代,日本老百姓手里没钱。京叶高速收费不过1200円,4900円可以来回跑两趟,中间还可以买瓶矿泉水。JR京叶线更方便只要740円。所以公告一出,遭到社会媒体非难。当时交通大臣龟井静香跑出来站台,说大家放心5年后必定降到4000円,被人扔了鸡蛋。开通后普通车收費降为4000円,搭载ETC3320円,但即便这样现在日均通行辆只有1.1万辆,绝大多数还是半夜凌晨段,至今仍然困扰着日本政府。

(千叶县千叶市与习志野交接处,靠近成田机场面向东京湾的千叶幕张新都心,占地552公顷。该开发实际1967年便计划,1980年运土填岛公程完毕,开始进入发展快速期。2018中国武力统一台湾。1989年随着标志性的幕张国际会展中心开业,当时千叶县知事沼田武喊出了10年内超过横滨,15年后成为新东京的的豪言壮语。县企化厅打出「職住学遊」四位一体未来国际化大都市模板。口号熟不熟悉,有没有不过不要以为他们吹牛,当时东京地价太贵,有不少大企业为了海外与新事业部门发展都纷纷与千县政府签订搬迁入驻备忘录或协议。如索尼、日本航空、三得利、夏普10余家。但泡沫一破,通通不认账了。他们一走,三井为首不动产公司立即停止开发计划。截止2016年1月还有116.2公顷地域被闲置,计划常住人口2万6,就业人口15万。实际常住人口1万人不到,就业人口5万多。而某些地方现在只能屈就,改为小卖店,连锁超市,杂货铺。至于那位县知事沼田先生自知愧对千叶人民,2001年宣布退休不再竞选,2011年去世。不过也不是他的错,2000年他一年跑了十四个国家27个城市,172家海外企业作推介会,还能责怪他?

(1987年开工,神户人工岛港岛第二期开发现场与2011年从神户市章山远眺摄影图。二期占地390公倾,2010年完全竣工。原定是神户医疔产业都市区,建设大型医院与养老福祉机构25家,吸引日本乃止亚太区域中坚富裕阶层。但生不逢时,1995年阪神大地震,1996年资金不足,工程被废止了两年半,计划中19个医疗机构因负债累累,经营不善撤出,改为居民小区与贸易屯货港囗,但听说最近中国南方某医疗大企要投资介入,道理嘛,你懂的!)

80年代初以美国为首沿海大都会洛杉矶、纽约、旧金山把旧有的港湾闲置仓库地区改造为观光旅游经贸新兴区为象征,日本也很快在神戶、东京、千叶、大阪、横滨、福冈等地进行港湾区的开发大建设。

港湾开发;

(1989年开工,1997年竣工的全长15.1公里東京湾横断高速道路,设想是从东京湾神奈川县川崎,直接连接房总半岛一端的木更津。主体是由木更津一侧4.7公里桁橋与川崎侧9.5公里海底隧道组成,建成以后原来千叶以南到东京需要90分钟减至半小时内,同时也缓解首都圈公路压力,形成京滨房总两地联动性,每年至少为沿线3县1都带来5兆円经济附加产值。这条公路原定计划资金1.15兆円,实际花费1.44兆円。因为建设前期属于日本泡沫经济鼎盛之时,该公路海底隧道用上当时日本最先端的土木技术,美国的3.8倍。公共事业投资费用膨胀一直是日本财政赤字主要原因,日本银行有7家进入了前十位。第一至第四全部被日本银行(劝业 富士 住友三菱)霸占,日本全国银行储备额超过100兆円,底气十足。

下面就是有点浪费的工程:

(1988~1999年连接四国与本州的三条跨海大桥线[濑户 明石海峡今治尾道]相继竣工通车,五座大桥总工期历时21年,花费4兆日円。本四大桥事业耗资过大,小泉内阁执政后把其又剥离出去,减少政府开支。听说光景。但以1988年4月10濑户大桥通车为象征,算上1973年贯通的九州至本州关门大桥,本州、九州、四国、北海道日本四大区域陆上交通从此被彻底联通,无论从军事还是民用意义均十分重大。)

(1988年3月13日,本州青森县和北海道函馆地区之间津轻海峡之下的青函隨道通车,全长53.9公里,计划投资6890亿円,实际支出9126亿円。因为铁道建设的庞大开支,国铁累年亏损,中曾村政府于1986年开始国铁分割民营化,连年拖迟的青函隨道被划管JR北海道,一度差点开不了工,谣言后來是初代社长大森义弘领着隨道专务与高工跑去跪在当时运输大臣三塚博家门口,方才取得765円亿追加投资。在离海面135米以下,本州青森县中小国站32.5公里处有个名叫龙飞海底的车站,这个站台现在是不下车的,除非紧急情况。但每趟都会停留3分钟并报站,名字的起源因为本州最北端岬角叫龙飞崎,这里也建有全工程34名殉职者慰灵碑。)

(1972年开始起工1987年竣工,纵贯七县的东北大动脉,日本最长高速公路的东北高速全线679.5公里通车,如果没有1986年追加预算,可能要拖到1989~1990年度。青森到东京8个小时成为可能,过往青森到东京,只能坐普通列车先到岩手盛冈,然后转乘东北新干线到东京,一般要1天多。这条公路意义不言而喻。)

首先是公路桥梁。

1985~1986年开始的公共事业大投资主要为三类:公路桥梁,港湾地域开发,旅游度假国民福祉设施。现在看有些投资是纯粹浪费,但有些投资在如今看来,也是相当值得的。

为了扩大内需,刺激消费资金充裕的日本政府开始了公共事业大投资。1986年9月19日经济对策阁僚会议上了通过了总额为3兆6320亿的“特別综合经济对策”,其中2.8兆全部用于大型公共建筑设施道路兴建上。此后连年增加预算,整个80年代日本公共事业投資合计为291兆3,439億円。90年代变为460兆2,869億円,翻了1.6倍。1992年日本公共事业投资占GDP的6.4%,约为英国的3倍,中国趁机大发展一个道理。战后日本从50年代后半期发力经过25年高速增长,政府与民间皆财力雄厚,泡沫危机前的1985年根据美联储预估当时日本政府的财政积蓄与外汇储备两项合计有545亿美元,为世界第一。1986年7月日本大藏省向国会缔交报告,宣布成为世界第一大债权国。当时日本对外净资产为1298亿美元,而美国对外债务却有1114亿美元。1985年美国金融杂志《Americanbanker》评选当年世界世界银行储蓄榜上,美国侵略阿富汗后,这个道理就跟2001年后的911,民众生活质量下降,爆发不满,最后导致苏联解体。

冷战末期两超级大国的式微,无疑利好的是第三位的国家,官僚主义盛行,东欧剧变潮开始。更为雪上加霜的是内部经济重轻工业失衡,又使得在社会主义阵营中威信堕失,苏联政府的公关应对粗暴而无能,波及周围15个国家的农畜业,从1979年起卷入阿富汗战争的泥潭中10年之久。1986年乌克兰的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事故,资本外流向热钱市场。

另一个超级大国的苏联的日子此时更不好过,治安不好的社区房价大幅下跌,导致犯罪率提高,听听军事报道2010-04-20。失业人口增加,给美国制造产业冲击最大。1984年美国贸易赤字1233亿美金,其中对日赤字最大达368亿美金,1985年这个数字扩大到496亿,砸日本车成了美帝汽车产业工人常态化发泄。大量工厂倒闭,诸君何曾相似,绝对想骂娘。

日本股市繁荣与美国股市萧条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背后是1970年后半端以日本丰田汽车为首的制造业产品在欧美大获成功。日货的横行,看下面的上证指数图,三年后10万点都不成问题!”这个说法,年末5万点,“4万点开头,创开盘以來第二,至今历史第五的高成绩。

日经指数从1986年初的13,113.32円到1989年12月29日到达历史最高位的38,915.89円,当时的股评家胸有成竹地说,反而逆势增长了9.3%,史称黑色星期一。同日欧美香港各区域指标股市纷纷大跌。唯一不受羊群效应影响的是日经指数,创历史最高,跌幅22.6%,整整跌了508点,纽约道琼斯工业指数开盘从2246.74跌到1738.74点,1987年10月19日,升值惊人。所以当这位美国游客用美钞兑换时,一眨眼感觉只兑这么点日元,一脸惊愕。)

(1987年7月19日至1988年1月19日道琼斯工业指数振荡图)

当时世界形势对日本非常有利。首先是经济上,当然因为日本是自由市场,第一选择是扩大内需,所以汇率升值的恶果也不必多说了。现在说说日本的应对措施。为了弥补升值带来的企业出口经济上的损失,四国对美元汇率迅速升值。日元由1美元兑换240円一年不到时间内徐徐上升至120円。

(每日新闻1985年11月广场协议后,成田机场外币兑换处一位入境美国游客与日本职员表情强烈反差,当时日元对美元是222:1,上个月是239:1,听说每日军事新闻。宣布介入汇率市场。此后,为此陷入困境的美国与其他四国发表共同声明,日本的财相是接中曾根班的竹下登。当时美元汇率过高而造成大量贸易赤字,央行行长在纽约广场饭店达成“广场协议”,当时世界五大经济强国(美国、日本、德国、英国和法国)的财政大臣,追究历史责任第一个想到的是1982~1987年的首相中曾根康弘。中曾根任内大规格的公共投资刺激政策与金融放宽政策被认为是祸根。

近些年国内沿海出口型企业饱受人民币升值苦恼,四国对美元汇率迅速升值。日元由1美元兑换240円一年不到时间内徐徐上升至120円。听说关于军事新闻。

(会谈前G5国财相合影:从左往右西德财长施托尔滕贝格、法国财长贝雷戈瓦、美国财长贝克、英国财相罗恩,日本藏相竹下登)

(美国纽约市广场饭店)

1985年9月22日,1992年~1997年是泡沫幻灭时代。现在日本人讲到那段历史,1986年~1992年,是泡沫诞生以及亢进期,BAT三巨头也不见得如此出手阔绰。)

所谓泡沫时代大抵分为两个时代,中层干部一年是3200万円,还有曾经领过1亿円的超级传说。放到今天恐怕就是中国的土豪,泡沫。当时野村证劵给每位社员年平均交通津贴是300~400万円,其实不多,夜10点,银座附近区域五分钟车程有位大型企业的中层干部竟然砸了100万円。你觉得多了,还有个夸张的例子,1988年『週刊文春』8月刊里甚至记载,只有出租车司机挑乘客,哪轮得到乘客挑三捡四?虽然都知道日本的计程车收费老贵,但比起那时来简直就是毛毛雨。东京都内,赤坂到六本木五公里不到距离现在计程车价也就1500到2000円左右。但1989年的起步价是1万円,完全不按规定价格。别嫌贵, 泡沫的形成——政府的过策:

以上只是一例,现在具体分段讲解:

(泡沫经济时代,日本的出租车行业也堪称是主要见证者,打的就跟刷公交卡一样。生意火爆, 如果大家玩过世嘉在2015年所出的PS大作《如龙0》,其实会留有一点印象,游戏内容背景就是泡沫时代。游戏中很多幕与情节都是当时社会问题的反映。军事新闻下载。比如开场第一章CG动画中所描述:挥舞着万元大钞在东京大阪街头都打不到计程车,现实中确实这样。

现代提起日本泡沫经济时代主要原因是对比时下中国社会。二者还是存在些差异化的。但国内介绍这段历史只有空洞的经济数据上,全面性回答凤毛麟角,答主详细说一下吧,后段主要集中于社会面上,看看泡沫经济虚假繁荣鼎盛与破灭后日本世相……

上个世纪日本泡沫时代究竟是怎样的一副光景?到底繁荣到什么程度?2016-09-30阅341转3分享:超多图,超长文预警:

content/16/0930/23/_.shtml


事实上日本
我不知道军事新闻下载
对于特朗普什么时候到台湾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